《东台日报》——《一场意境婉转的文字盛宴》

发表时间:2018-11-07 发表人:lishengwei

一场意境婉转的文字盛宴

——读《余光中散文精选》有感


邓勤

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……”在诗歌领域,一首《乡愁》享誉海峡两岸,余光中先生被誉为“诗歌最后的守夜人”。梁实秋曾评价说,“余光中右手写诗,左手写散文,成就之高,一时无两。”可见余光中不仅仅是诗人,还是卓有成就的散文家。

余光中的散文极富诗情画意,语言精致、准确而富有神韵。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最近选编的《余光中散文精选》,包括魂思、悼念、文脉等五个主题,收录了《自豪与自信——我的国学启蒙》《猛虎与蔷薇》《石城之行》《记弗罗斯特》等散文名篇,而《猛虎与蔷薇》多次被收入几代人的语文课本,影响巨大。

在《猛虎与蔷薇》中,余光中谈到“人生原是战场,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立定脚跟;同时人生又是幽谷,有蔷薇才能烛隐显幽,体贴入微。”我们必须做到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,才能活出自我。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,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,能动也能静,能屈也能伸,能微笑也能痛哭,能像二十世纪人一样的复杂,也能像亚当夏娃一样的纯真。可是,看看我们的周围,有多少人能做到“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”呢?看来,余光中的文字能让我们在阅读之后有所触动,他已经用自己的如椽之笔介入了我们的生活,让我们掩卷沉思。

余光中之所以能成为文学界的翘楚,跟他少年时期的教育分不开。在《自豪与自幸——我的国文启蒙》中,余光中讲述了自己的一些国文启蒙老师,包括:县拔贡戴老夫子,“冬天他来上课,步履缓慢,意态从容,常着长衫,戴黑帽,坐着讲书”,摇头晃脑地用川腔吟诵刘禹锡的《爱莲说》。余光中认为,这种老派的吟诵,随情转腔,一咏三叹,无论当众朗诵或者独自低吟,对于体味古文或诗词的意境,最具感性。至于其他的启蒙老师,还包括余的父母和二舅父孙有孚。这篇散文的知识量非常丰富,现在看来仍有借鉴意义。譬如古诗词要学会吟诵,这样可加强记忆,也容易理解诗词内容;要多看《三国演义》之类的通俗小说,一是可以认识旧社会的民情风土、市井江湖,为儒道释俗化的三教文化作一注脚;二是在文言与白话之间搭一桥梁,增强国文素养。

“每个人的童年未必都像童话,但是至少该像童年。”余光中的文字犹如一场意境婉转的文字盛宴。我们要像余光中一样熟练运用文字,就得多读书,正如余光中所言“书这东西,宁愿它多得成灾,也不愿它少得寂寞。”凡是值得读的智慧之书,都值得精读,而且再三诵读。诚如此,我们就算不能成名成家,至少也能将文字写得明白晓畅。

来源:东台日报 2018年11月7日

http://digital.dtxww.com/Article/index/aid/2512809.html


老时时彩平台登录